首页 >历史

工业污染源距居住区芣足50米村民遭罪无亾

2019-05-19 14:00:26 | 来源: 历史

这里的煤矿及其焦化厂,与村民居住区近不足50米,机声隆隆,煤尘滚滚,废水乱排,废气熏人——陕西省老庄沟村民不堪污染苦

满目疮痍的老庄沟。武卫政 摄

地处陕西省北端的府谷县,北接内蒙古,东隔黄河与山西相望。这里是典型的黄土高坡,沟壑纵横,生态环境脆弱,但矿藏资源丰富。其中煤炭探明储量200亿吨,近1/3的县域地下含煤,煤区地质构造简单,适宜露天开采或平硐机械化开采。

这一带山沟里办起很多煤矿,田家寨乡老庄沟煤矿是其中之一。这个煤矿是几个外地人投资办的,他们租用村里的土地,在山坡上开出一主一副两个坑口,一车车黑亮亮的“乌金”由此不断涌出。离坑道口不远,是两座炼焦炉,部分原煤就地转化为售价更高的焦油。

自打煤矿开工,老庄沟村及其周边的庙峁、水口、寨峁、羊奋峁等几个村就遭罪了。

诉苦的群众围过来

3月31日上午9时许,一行驱车来到老庄沟村。双脚刚刚踏上铺满煤灰的土地,在弥漫的尘雾之中,但见几十号村民绕过正在装煤的十几辆大型载重车,呼啦一下围过来。

“到家里看看吧,墙都裂了。”

“矿上的脏水随便排,把我们的水源都给污染了。”

“平时根本不敢开窗户,外面声音吵得人烦,呛人的味儿直扑鼻子,气都喘不过来。”

……

他们操着方言,不停地诉苦。男人们语调激昂,女人们边说边哭。八九个老大爷、老大娘甚至跪在煤灰中企求:“管管这个煤矿吧,他们只顾挣钱,把我们折腾得没法生活了。”

走进离煤矿近的几户村民家中查看。边换涛家的一间空房中,二指宽的裂缝从房顶蜿蜒到地下,住人的屋子早上刚刚清扫过,摸一下窗台仍是一手黑。边鹏飞家、边光军家,莫不如此。公路边的武永祥家窗户玻璃全破了,村民们说这是矿上怀疑老武向上面反映问题,派人故意砸的,为此武永祥至今躲在外地不敢回家。

毗邻老庄沟的寨峁村村民,也跑来反映情况。煤矿2/3的井田在他们村土地下面,由于多年炮击开采,地下采空,使村里的部分土地塌陷,住房裂缝,屋檐跌落,水源断流。庙峁、羊奋峁也有文字材料显示,煤矿乱采乱挖导致两村部分土地塌陷,滋润了几代人的清泉从裂缝中漏掉,后来打的水井又被焦化厂的废水污染,村里人畜饮水、农田浇灌异常困难。

在我们走访村民期间,矿井外面的大小机械很快熄火,煤炭装载戛然而止。焦化厂倒是一直沉默,据说正在检修。想和几位矿工聊聊,他们异口同声说这事得问老板,老板不知那里去了。

无助的村庄在喘息

和陕北大多数山沟一样,老庄沟其实就是一条河,串连着上下游的村庄。站在老庄沟村村民居住的北坡上向东远眺,阳光下一股河水清亮耀眼,可到了煤矿附近,河沟被矸石和煤渣霸占,仅剩二三米宽,泥泞的沟底黑乎乎的,铺满脏物,而村民打的水井就在沟里。

老庄沟村村民说,这几年煤矿除了吞噬和污染河道,还违反当初与村里签订的协议,侵占了村里的十几亩水地和更多的山地。

2000年,一个叫董埃云的外地人与老庄沟村签订协议,租用村里土地开办煤矿,建成矿井。2002年董埃云开始建设易源焦化厂,村民们深知焦化厂之害如狼似虎,依据协议阻止厂方在租用的土地上建机焦炉,但没起作用。建成的两座焦炉,与近的民房不足50米。

到停产的两座焦炉旁转了一圈,发现这个焦化厂没有基本的环保设施。一根白色塑料管子从焦炉旁的池中接出,拖到沟边。村民说这是排放工业废水用的。焦化厂的废水未经处理就排放,使村民赖以生存的河水和井水水源都被污染了。每次焦化厂偷偷排放废水后,村民们就不敢用河沟里的水洗衣、洗脸,也不敢饮用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因为有人喝了井水身上起疙瘩,散养的猪喝了沟里的水莫名其妙地病死。

村民们说,焦化厂运行时,24小时连续生产,黑烟滚滚,气味刺鼻,噪音非常大。村里的小学与焦化厂隔着一条沟,也不得安宁。虽然紧闭门窗,教室中的噪音仍然盖过老师讲课的声音。即使下课,老师也不让学生走出教室,山里孩子喜欢的体育课只能忍痛割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焦化厂脏兮兮的围墙上,“强化环保意识,改善生态环境”几个红色大字赫然在目。

县里的工作很不力

老庄沟煤矿及易源焦化厂的污染问题,周边村民多次向乡、县等上级机关反映过,至今没有解决。

2004年2月的一天,焦化厂偷排氨水,老庄沟22个村民带着从井里打上来的水,跑到百里之外的府谷县城,对当地主管领导说:“这样的水,你们只要敢喝一口,我们全村150多口人就喝一辈子!”

几天后,府谷县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土地、煤炭、环保、矿管、公安等各职能部门与乡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到现场勘察,提出了处理意见。一是在煤矿河道上游由老庄沟煤矿负责打一口水井,供全村人使用;水井未投付使用前,自家水井受污染的村民到煤矿所用水井取水;二是由老庄沟煤矿负责,尽快清除河道内受污染的蓄水,并由环保部门依法对焦化厂进行处罚;三是煤矿和焦化厂在煤炭堆放地和焦粉筛选场所增设喷淋设备,减少粉尘污染;四是焦化厂未完成整改任务前,不得恢复生产。

然而,根据村民反映和查看,这些措施要么走了样,要么根本没有落实。

2006年10月14日,一位副县长带领环保局、乡企局、煤炭局、矿管局等单位负责人在田家寨乡老庄沟煤矿现场办公,解决煤矿与村民纠纷等问题。董埃云汇报说,煤矿自从投入生产以来,为村民办了好多实事,如建小学,解决上学难;修建水泥路,解决出行难;打了3口水井解决吃水难等等。他承认煤矿开采给村民造成噪声、用水、粉尘等污染,但强调少部分村民与他们发生矛盾,使煤矿与村民关系恶化,打破了正常生产秩序。

府谷县人民政府站在报道这一活动时说,这位副县长在现场办公会上称,煤矿的开采给村民带来了很大的利益,村民应该支持老庄沟煤矿的工作。如果村民一直与煤矿闹事,导致煤矿搬迁,村民打工的地方距离家就远了,吃亏的还是村民。

至于这位县领导是否要求煤矿和焦化厂就污染和扰民问题加强整改,报道只字未提。

国家对农村工业污染说“不”

●坚持工业企业适当集中原则,优化工业发展布局。在有条件的区域可规划建设农业产业化园区和生态工业园区或工业集中发展区。在生态工业园区和工业集中发展区之外的区域,不再新上工业项目。

●进一步加强规划工作,严格工业企业的环境管理。组织制定生态工业园区和工业集中发展区环境保护规划。对工艺落后、设备简陋、污染严重的工业企业,限期治理或予以取缔、关闭。加大执法力度,严格查处违法排污企业,确保环境安全。

●到2010年,完成500个工业企业污染防治示范工程建设。重点在工业企业污染较重的农村地区、污染治理基础设施不配套的部分工业园区和工业集中发展区,建设和完善工业企业的污染防治基础设施。

——摘自《国家农村小康环保行动计划》

烟囱滑模
棋牌开发
量子五官塑

猜你喜欢